我家的“人世间”故事】父亲是一面旗帜

2022-04-06 10:58:21    来源:旅商新闻    

我家是农民出身,第一个吃上商品粮的是父亲。

父亲一生历尽坎坷。他三岁丧父,在曾祖父的庇护下才得以健康长大,并且得到了宝贵的学习机会。16岁那年,父亲凭借着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安无线电工业学校,在校期间表现突出,学校领导希望他毕业后留校任教,但是父亲从小就怀着保家卫国的理想,偷偷地去征兵处报了名,因为身体素质和文化素质特别出众,被特招入伍,隶属西藏军区。从此父亲就日夜守卫在了我国西南边陲,青藏高原西南部的日喀则边境上。家里保存的老照片上,年轻的父亲骑着白额高头棕栗色大马,目光如炬,清瘦的脸庞上写满了坚毅。

1966年,父亲在边防巡逻

举世闻名的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就在日喀则境内,这里平均海拔4500米左右,高寒地区的生活条件是怎样的艰苦,我们是难以想象的。父亲说这里常年覆盖着厚厚的冰雪,一脚下去,就会陷入齐腰深的雪窝里,一不小心就会掉入冰窟窿,再也找不到踪迹。就是在这里,他和战友们完成了繁重的训练和作战任务。父亲从一个新兵连战士到班长、排长、连指导员、司令部作战参谋,他的军旅生涯充满了艰辛和凶险。

军功闪耀(60年代在中印边防部队服役12年所获)

现在我家里还保存着父亲留下的奖章和各种肩章领徽。小时候,我们的衣服都是母亲一针一线缝制的,母亲曾经把那些肩章、领徽缝在哥哥的小解放军衣服上,后来又缝在姐姐的儿子,我的小外甥的新衣服上。那些肩章、领徽在小外甥的肩膀上熠熠生辉,就和大门上“光荣之家”四个大字一样,是我们家族世世代代引以为豪的荣光!

1972年底,父亲因病无法继续留在高寒地区工作,带着一身伤痛从部队转业,他拒绝了三原县人民武装部部长和西安军区干部的任职安排,申请到西安华山机械厂当了一名普通的无线电技术工人。当时因为父亲是军队转业干部,工资待遇要比工友们稍高,他连续三次主动把工资调级让给了其他工友,依然保持着军人“吃苦在前,享乐在后”的高尚风格。后来为了照顾家庭,父亲放弃了在大城市继续发展的机会,调动到离家30里地的富平县庄里镇陕西压延设备厂工作。那是1979年,父亲36岁,我5岁。从那以后,父亲每天骑着自己改造的“电动自行车”早出晚归。

父亲在陕压厂工作了20多年,把毕生所学都奉献给了厂里。从一名技术工人做到铸钢分厂党总支书记,父亲发挥了他的无线电专业特长,曾多次参与了电炉技术改造。在大家的不懈努力下,钢水的月产量大大提高,从1981年384吨到1993年3800余吨,月产钢水量增长了十几倍,经济效益翻了几番,父亲所在的班组为企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作为企业的中层干部,他一心奉公,两袖清风,从未利用职务之便背离初心。因为父亲是从最底层成长起来的干部,和工友们朝夕相处,关系密切。谁家有困难,都是尽力去帮忙解决,工友们有什么烦心事,也都愿意找父亲聊聊。久而久之,父亲和工友们都成了好兄弟。我记得一到农忙时节,家里就会来很多叔叔帮着收割麦子,都是父亲单位的同事,他们都爱吃母亲做的手擀面和锅盔。母亲经常烙好锅盔让父亲带到厂里去,给那些叔叔们解解馋。

平时家里有着急的农活,村里的叔叔伯伯放下自己家的活都赶过来先给我们家干,这当然是父母亲平日里喜欢给大家帮忙的回报。听母亲说,农业社大集体那些年,村里人的日子都很艰难,遇到难处就来找父母借钱,父亲从没有让乡亲们空着手回去过。其实那时候,父亲一个月工资也就40多元,母亲在村小学教书只记工分,没有工资。他们既要养育我们姐妹三人,还要赡养两边的老人,帮扶自己的兄弟姐妹过日子。我的父母一辈子都是这样子,宁可自己受苦受累、省吃俭用,也要尽力帮助身边的人。

1968年,父亲归乡探亲补照的结婚照

父亲刚毅正直,人品高洁,母亲教学严谨,以理治家,他们的好名声至今在乡邻中有口皆碑。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我们和我们的孩子都是堂堂正正做人,老老实实做事,在自己的岗位上力求进步,勇于钻研,都成为了业务骨干,有的还走上了领导岗位。感谢我的父亲母亲,教会了我们洁身自好,勇攀高峰!

这就是我们家的“人世间”故事,虽然父亲已经故去,但他仍是一面旗帜,一盏明灯,永远指引着我们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责任编辑:BJ01]

关于我们|网站概况|法律顾问|服务条款|广告服务|供稿服务|合作伙伴|网站声明|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自觉抵制互联网重点领域虚假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旅商新闻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旅商新闻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502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