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宽城多所幼儿园遭停水电 普惠园政策卡在哪?

2021-08-26 12:34:02    来源:人民网    

  “咱们幼儿园咋不是停水就停电?”

  “宝贝们在那里,应该有个安心舒适的环境不是吗?”

  “幼儿园这是怎么了?”

  长春市宽城区一所幼儿园多次停水停电后,家长们接连为孩子办理了退园,陷入了孩子去哪上幼儿园的难题中。

  按照长春市宽城区政策要求,2020年秋季,杨明浩开办的这所幼儿园转为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以下简称普惠园),以普惠园标准收费,享受园舍租金减免和财政补助。他表示,至今未享受到政策优惠,因“拖欠”租金,幼儿园多次遭停水停电。

  2021年1月,长春市宽城区教育局发布公告,认定36所小区配套园为普惠园。近日,多所普惠园向人民网《人民直击》反映,未享受到宽城区的优惠政策。

“100来个孩子剩30多个”

物业公司以检修为由停水停电

  开发商几次催租未果后,杨明浩的幼儿园遭遇了停水。2020年11月25日,物业公司提醒他,因接到业主频繁反映管道漏水,将停水检修。

  物业公司发布的停水检修通知。受访者供图

  “孩子吃饭、喝水、洗手、上厕所都要用水,水给我们停了,孩子就没法上课了,”杨明浩说,“但停课的话,家长没时间照顾孩子,生源也很容易流失。”

  幼儿园水表被摘。受访者供图

  与物业公司沟通无果,他决定先想办法解决燃眉之急。做饭的水从同一栋楼的老师家里抬,学生喝的水从外面买。冲厕所成了难题。放学后,老师们留下来商量对策,最后决定用雪化水。

  “能用的桶和盆都用上了。”王春梅老师记得,当时室外零下二十多度,刚出门手都冻僵了,活动一会儿才暖和起来。尽管桶和盆都用上,还是不够一天的量,后来干脆直接用雪冲。“这么着还是冲不干净,孩子们捂着鼻子说:‘老师,厕所有味儿。’”

  幼儿园用雪冲厕所。受访者供图

  杨明浩多次拨打市民服务热线和自来水公司投诉电话,半个月后才通了水。一个多月后,物业公司又以电路故障为由停电检修。停电后,幼儿园监控无法使用,平时通过监控随时随地查看孩子在园情况的家长们炸了锅。

  “很多家长打电话问啥情况。有的家长直接跑到学校门口按门铃,因为停电,门铃不响,我们在屋里也听不到。”杨明浩回忆,幼儿园停水停电至少五次,引发家长不满。

  幼儿园让学生从家里带过饮用水。一名家长说,去年冬天,孩子带了一个多月的水。幼儿园所在小区一名家长抱怨:“水天天都带,都是一个小区,也没有停水停电的时候啊?”家长们担心幼儿园会黄,纷纷要求退园。

  家长在班级群讨论幼儿园停水停电问题。受访者供图

  老师们也有怨言。年轻老师打小没经历过这些,吃不了这种苦。绩效工资随学生出勤率减少而降低,老师们也陆续提出离职。

  “100来个孩子,现在剩30多个,老师也基本走完了,现有老师都是新来的。”杨明浩说,幼儿园所在小区家长知道事情原委,把孩子转走了。留下的几个孩子,父母不在身边,家里老人腿脚不便,无法送孩子去远处的幼儿园。

  宽城区另外两所普惠园的负责人钱诗雨和尤龙也遇到了同样问题。每次停水停电,钱诗雨就四处筹钱交租,“凑多少交多少。”尤龙说,他的幼儿园不仅停水停电,门前道路还被挖断,设置围挡。最终,他补交了租金,水电和道路才恢复。

幼儿园“月赔两万多”

区教育局称补助资金未到账

  2020年9月,杨明浩与宽城区教育局、住建局签订协议。协议规定,他的幼儿园必须确保秋季办成普惠园并招生。

  根据长春市标准,杨明浩的普惠园每生每月保教费不超过1033元。而转普惠园前,保教费在1260至1800元之间。他算了一笔账,剩下30多名学生中,一半是年交费,也就是说目前交费的只有一半,即幼儿园每月收入一万多元,而员工工资等各项支出四万多元,“不算房租,每个月赔两万多。”

  钱诗雨说,她的幼儿园也处于亏损状态,一年收入260万元,租金等支出400万元,亏损140万元。经核算,她觉得,三年后无法实现盈利,时间越长亏损越多。

  业内人士介绍,转普惠园后,保教费实行最高限价,不得开办特色班另外收费,生源数量必须严格控制在标准范围内,还要给员工缴纳社会保险,盈利失去支撑。

  为扶持普惠园发展,长春市教育局出台了园舍免租和财政补助政策。依照标准,杨明浩和钱诗雨的幼儿园每生每月可获得300元补助。7月14日,宽城区教育局工作人员通知幼儿园,填报1-6月市级奖补资金申请表。通知称,补助资金由市区财政各承担50%,本次为市级补助,每生每月150元。杨明浩和钱诗雨表示,他们至今未收到这笔钱。

  7月中旬,宽城区教育局工作人员表示,补助资金还未到教育局。8月20日,长春市教育局工作人员称,“普惠资金现在在财政审批,早就已经报上去了,肯定不会差的,需要一个审批流程。”

  钱诗雨觉得,如果政策到位了,普惠园是能干下去的,“最起码比给别人打工自由。”杨明浩也做过其它生意,幼儿园让他最有成就感,“家长信任你,将来孩子长大了,我可以骄傲地说,他们都是从我们园出去的。”

  可眼下的日子难熬。杨明浩手机里时不时弹出家长和老师的催债信息。他答应家长退费时加付利息,催得紧的老师有一千先给一千。他把房子抵押给银行,贷出40多万元周转,“年底贷款就到期了,还不知道指啥还呢。”

  杨明浩的幼儿园有块试验田,分为动物区和植物区。动物区养的有兔子和小鸟,植物区种着沙果、草莓和葡萄。学生们在这里认识动植物。由于学生和老师流失,这块地荒废了,长满齐腰深的杂草。

“政府目前没有这笔预算”

免租政策谁来落实?记者咨询多部门未果

  之所以“拖欠”租金,是因为杨明浩他们认为,政策规定普惠园免租。

  2019年,教育部等七部门发文明确,小区配套园委托办成普惠园的,原则上不得收取租金。2020年,宽城区发文要求,开发建设单位或幼儿园权属人减免普惠园园舍租金。2021年,长春市教育局发文明确,转为普惠的小区配套园园舍租金,原则上要求全部免除(确属个人自持产权的可“一事一议”)。

  原以为变成普惠园后不用再交租金,但杨明浩还是接到了开发商的催租电话。钱诗雨和尤龙说,他们筹集租金的同时,向宽城区教育局求助。在其协调下,开发商减了部分租金,并且答应宽限交租时间。

  宽城区教育局此举让钱诗雨心怀感激,但她觉得,减的租金难以弥补幼儿园支出。而尤龙认为,宽城区应该按政策规定落实免租。

  记者跟随一名幼儿园负责人前往宽城区教育局,咨询免租政策为何未落实。教育局工作人员表示,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此前没有小区配套园移交方案,如今协调开发商免租很难。“政府目前没有这笔预算,只能要求开发商免租。”

  宽城区教育局另一名工作人员说,大部分小区配套园土地是开发商通过出让方式取得的,“前期人家花钱了,后期让人家白给,有这个困难。”这名工作人员称,免租只是原则,具体要“一事一议”“一园一案”。“我们约谈过开发商,政府也牵头约谈过开发商。”至于问题卡在哪,她建议咨询住建局。

  记者又跟着幼儿园负责人来到宽城区住建局。接待人员表示,住建局只是配合教育局完成普惠园工作,解决问题还得找教育局。

  2020年8月印发的《宽城区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专项治理工作实施意见》规定,宽城区教育局参与小区配套园治理各个环节工作,发挥协调指导作用。区住建局牵头并组织对小区配套园治理项目的产权登记、回收、移交等工作。

  免租政策究竟由哪个部门落实?8月上旬,记者致电宽城区政府办公室,表示希望由能够解决问题的部门回复。随后宽城区教育局回复称,教育局联合住建局约谈了开发商,教育局对租金没有强制权,建议幼儿园依据与开发商签订的租赁合同,进一步与开发商商谈。如果无法达成一致,建议走司法程序。

  尤龙说,他在长春市另外三个区的普惠园也未免租。8月20日,记者致电长春市教育局,工作人员表示,普惠园租金问题是属地政府治理的,每个区都有自己的政策,“地是它(政府)卖给开发商的”“教育局既不能返给开发商什么,也不能承诺开发商什么”。

  吉林省教育厅工作人员则表示,政策落实在区县一级,省一级没有权限,建议找区教育局,解决不了找市教育局。对于吉林省是否有落实免租政策的地方,她表示“没做过调研”。

“孩子能顺利上完普惠园吗”

专家建议纳入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督导评估

  普惠园第一次出现在官方文件中是2010年。

  当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要求,城镇小区配建幼儿园,并对幼儿园的建设用地及用途作出规定。建设用地由国家保障,与小区同步规划、建设、交付使用,未按规定配建的小区规划不予审批。建成后,作为公共教育资源由当地政府统筹安排,举办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园。

  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开展小区配套园治理,对于已经建成小区配套园、需要办理移交手续的,原则上于2019年6月底前完成。吉林省则把办理移交手续的时间提前了十天。

  《宽城区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专项治理工作实施意见》提到,2010年11月21日至2019年4月30日期间,有34个小区配套园项目需要治理。出让土地的32个小区配套园采取“一园一案”办法,能够收回举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园的收回,暂时不能收回的,先要求办成普惠园,签订协议,然后逐步移交。

  杨明浩等三人租赁的小区配套园均属于出让土地。他们表示,幼儿园虽已转成普惠园,但尚未移交,租赁合同仍是与开发商签订的,“完成移交的话,我们不是应该跟教育局签吗?”

  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教授杨卫安表示,划拨和出让土地建设的小区配套园移交方式应有所区别。划拨土地的配套园,按合同约定交由教育部门举办公办园;出让土地的配套园,实施“一园一案”,采取无偿赠予政府、政府有偿回购等方式,统筹安排用于举办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园。

  一些地方也存在部分小区配套园土地和房产归个人或企业所有,已办成民办园情况。当地政府通过约谈产权人和产权单位,以政府补贴形式办成普惠园,或由政府租赁其房产,办成公办园。

  宽城区小区配套园预计何时完成移交?

  8月20日,长春市教育局工作人员表示,教育局是小区配套园治理的最后一个环节,不涉及规划和建设用地,政府移交给教育局后,教育局负责办成公办园,“希望政府履行职责。”

  杨卫安建议,完善监督考核和奖惩机制,将相关政策措施落实情况作为各级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督导评估重要内容,纳入督导评估和目标考核体系。成效显著地区政府给予表彰奖励,对不认真履职、任务不达标地区政府及相关责任人问责。

  家长们对普惠园寄予厚望,同时也不无担忧:孩子能顺利上完普惠园吗?

  (文中杨明浩、王春梅、钱诗雨、尤龙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BJ01]

关于我们|网站概况|法律顾问|服务条款|广告服务|供稿服务|合作伙伴|网站声明|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自觉抵制互联网重点领域虚假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旅商新闻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旅商新闻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502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