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修复还是变相采砂?记者电话被一秒挂断…

2021-08-26 12:13:05    来源:人民网    

  曾经,河南安阳漳河峡谷国家湿地公园下游七八公里处,河床地势平坦,砂石星罗棋布,游客常在岸边钓鱼、烧烤。

  这份平静如今已不在。2020年底,在漳河破堰闸、许家滩桥等地附近,一台台挖掘机宛如长龙,挖掘河道,短短数月,几处被挖的河道最深达10余米。附近村民说,河道被挖的同时,渣土车源源不断地将砂石拉到附近砂石场变卖。

  村民曾把情况向漳河上游管理局、安阳市殷都区水利局等部门反映,他们得到的回复是“该河段正在‘生态修复’”,而河道归顺平均开挖深度为1.5米。

  2021年6月中旬,施工作业的机器轰鸣声戛然而止,遍布河道的挖掘机和渣土车也无影无踪。6月底,人民网《人民直击》记者在现场未见“生态修复”完成迹象。8月19日,村民称,自上个月汛期开始,漳河河道涨了不少水,一直未见复工。

  “这究竟是生态修复,还是打着这个名号变相挖砂?”村民们疑窦丛生。

面目全非的河道

  这一切要从5年前那场暴雨说起。

  2016年7月19日,强降雨袭击安阳市,导致88.86万人受灾,19.27万人转移。《安阳日报》2021年6月的报道援引河道附近一位村支书的话称,在“7·19”特大暴雨之前,漳河两岸景色怡人,现在暴雨冲刷带来的山石、沙砾还未彻底清理干净,加上非法采砂的出现,使漳河原有的生态遭受破坏。

  安阳市殷都区水利局副局长王兴旺表示,近几年,砂石价格上涨,当地盗采情况严重,河道被挖出了多个大坑,深处达十几米,影响行洪安全,“我们一直打击,效果不好,这才实行‘生态修复’。”

  王兴旺称,该项目由漳河上游管理局牵头,实施方案经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审批后,漳河上游管理局委托给地方政府执行,地方政府再委托水利局组织拍卖。2020年6月,漳河上游管理局批复的《漳河张各台至观台段生态修复实施方案》,把上游4.9公里河道作为实验段进行综合治理,主要包括河道归顺、岸坡平整和岸滩绿化等。

  2021年6月下旬,从漳河峡谷湿地公园下游向西溯源,记者看到数公里裸露的河床千疮百孔。从高处望去,干涸的河道犹如刀斧劈过一般,像一道道“伤痕”横亘在峡谷间。河道内的车轮痕迹清晰可见。

  干涸的漳河像一道“伤痕”横亘在峡谷间。人民网 黄钰摄

  附近村民回忆,自2020年10月底,几台挖掘机开始在河道作业,后来车辆越来越多,机器轰鸣声不绝于耳,而后渣土车犹如长蛇,把满载的砂石拉向山外。

  “起初我们不知道他们干什么,也不清楚把砂石送到哪里,大家也没管。”后来村民觉得不对劲,施工队把河道越挖越宽,越挖越深,最深处达10多米。

  “原本峡谷就是原生态,河道归顺不应该挖这么深吧?”村民们心中不解。

  在破堰闸附近,记者用卷尺丈量被挖河道,挖掘深度较浅约一两米,深处达10余米。

  对于河道施工深度、宽度等具体情况,王兴旺称“不知道”,该项目监理单位是漳河上游管理局。

  漳河上游管理局水政处一位郭姓处长称,漳河上游管理局主要负责对《漳河张各台至观台段生态修复实施方案》进行审查、批复,并委托第三方对项目进行监理,但拒绝透露具体公司名字。

  2021年7月19日,漳河上游管理局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中称,根据该工程的实施内容,河道归顺平均开挖深度为1.5米左右,工程不会对实施河段水生植物产生大的影响。

变相采砂?

  “名义上是‘河道清淤’,我们就是开采砂石。”漳河附近的南阳城村村民李文刚坦言,他和其他32人曾于2019年从村委会拿到漳河一处“河道清淤”项目。

  李文刚提供一张签于当年7月19日、附有村会计和出纳签名及手印的收据显示,收到李文刚等人“外河滩河道清淤承包费捌万元”。

  他们承包的河道范围从南阳城桥下100米开始,往南延伸200余米,宽约20米。

  李文刚回忆,他们的采砂始于2020年4月。一般从夜晚12点开始,至早上6点结束。与后来“生态修复”项目中的大型挖掘机、渣土车规模作业不同,李文刚和村民们使用两辆载重2吨的小型铲车和30余辆三轮车,每辆三轮车能装约7吨砂石。

  “谁有空谁就去挖。”李文刚说,大家前后挖了两个月,听说有关部门在调查,大家便停下了。此后,13名南阳城村村民被拘。林丽芳儿子是被拘留的人之一。她手机里至今保留着儿子“涉嫌非法采矿罪”的拘留通知书。

  根据安阳市公安局殷都分局微信公众号的推文,这些被抓村民牵涉的是“漳河河道非法采砂违法案件”。

  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联合下发的《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称,未依据有关规定取得相关许可证,在河道管理范围内采砂情节严重的,以非法采矿罪定罪处罚。

  “挖砂是村里同意的,不然他哪敢干啊。”林丽芳后悔当初没阻止。更令她不解的是,同样是挖砂,为何儿子与村民被抓了,后来实施“生态修复”项目的人却好端端的?

  李文刚庆幸较早退出这门“生意”。案子调查期间,他曾被要求写下拉的砂石数量,“我也记不清具体拉多少车,就写了大概多少钱。”

  自采砂开始,附近的砂石场便找到李文刚等人,要以一吨24元至27元左右的价格收购砂石原料。李文刚算了笔账,他们去掉交给村委会每车10元的资源费以及每车20多元的油钱,一车能赚120至130元。

  距南阳城桥约15里路的砂石场是他们卖砂石主要地点。“我们都叫它小勇厂。”李文刚说,他们不知道厂子的具体名字,在13名村民被抓后,他删掉了“小勇厂”的全部联系方式。

  6月24日19时许,记者看到“小勇厂”被一圈蓝色的铁皮围着,门外停放两辆渣土车,大门半开着,门前无悬挂任何招牌,场内堆放着砂石料。

  渣土车排队将砂石运出。受访者供图

  “‘生态项目’挖掘的砂石也会送到这里。”3月至5月,漳河附近经营漂流项目的张金河等人多次开车跟过漳河河道里的渣土车。

  “大多数渣土车运到七八公里外的洗煤厂。”张金河的妹妹张金芳回忆,这家洗煤厂位于河北磁县观台镇,公司名叫天兆洗煤有限公司,但并没有悬挂招牌,她也是通过地图定位和附近村民打听得知。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企业的经营范围为煤炭洗选;煤炭、焦炭、钢材、铁精粉、生铁、耐火材料、工矿配件批发零售。

  张金芳称,该公司的孙艳永曾去过施工现场。孙艳永向记者表示,没收购过漳河的砂石。进一步追问后,对方又称其公司是河南恒禹水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禹公司)下属公司,正在做恒禹公司的工程,项目是以正规拍卖手续获得。

隐现的村干部

  6月23日,记者在南阳城村附近河道边竖有的告知牌上看到,该项目名称为“漳河生态修复治理小跃峰拦河坝至南阳城桥河段生态修复治理工程总长度4.878公里”,告知时间是2020年10月1日。

  告知牌称,该项目于2020年9月29日由殷都区水利局组织拍卖。监理单位是海委漳河上游管理局,监督单位是殷都区水利局,治安单位是磁县公安局。

  项目由恒禹公司中标。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经营范围为水利水电工程施工与安装(凭证经营)。公司最大股东系由信阳市财政局100%持股的信阳国信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记者获得的一份安阳市殷都区水利局和恒禹公司签订的合同书显示,漳河小跃峰拦河坝至南阳城桥上游河段生态修复治理项目由安阳市殷都区水利局(发包人)实施,由河南省瑞德拍卖有限公司通过公开拍卖的形式将漳河小跃峰拦河坝(河道桩号33+788)至南阳城桥(河道桩号38+666)4.878公里河段生态修复工程弃料约322500立方米出让给河南恒禹水利工程有限公司(承包人)。拍卖成交价967.5万元。

  安阳市殷都区水利局和恒禹公司签订的合同书。受访者供图

  前述郭姓处长称,弃料主要指河道里的砂石,弃料拍卖是殷都区政府行为,漳河上游管理局不参与方案的具体实施,中标的恒禹公司可以将砂石运到有资质的砂石场进行处理,“人家已经交了钱给政府了,东西就是人家的了。”

  王兴旺也称,弃料由中标公司自行处置,安排谁负责现场,是公司行为,无法干涉,“他们公司按照实施方案做就行了。”

  但恒禹公司的工作人员却称,其公司作为施工单位在现场施工,按照业主单位的要求将砂石运到指定地点堆放,现在砂石由国家管理,他们无法私下处理。

  对于“变相采砂”的说法,王兴旺表示否认,并称恒禹公司处理的东西里既有淤泥,也有砂子、鹅卵石、树枝等,属于弃料处理,不是采砂。

  《水利部关于河道采砂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依法整治疏浚河道、航道和涉水工程产生的砂石一般不得在市场经营销售,确需经营销售的,按经营性采砂管理,由当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统一组织经营管理。

  多名村民透露,这个“生态修复”项目实际受益人是东积善村党支部书记冯广涛。“他借用这家公司的资质拿下项目。”

  村民们称,冯广涛曾出现在施工现场,办事人冯成旗长期在工地指挥,其还曾对多位村民说项目由冯广涛拍卖所得。

  记者掌握的一份安阳市殷都分局都里派出所接处警登记表显示:“派出所接到报警,称有人乱挖河道,破坏生态。出警后,对方负责人冯成旗称冯广涛拍得漳河河道维护工程,有殷都区及海委部门同意及合同。我所劝解双方协调处理或经政府协调处理,冯成旗停止施工。”一连数日,记者多次致电冯成旗,其手机均为关机状态。

  接处警登记表中,冯成旗称冯广涛拍得漳河河道维护工程。受访者供图

  据媒体报道,此前冯广涛从事运煤生意,成立了洗煤厂和运输车队,后将企业交给旁人打理,自己则回到村里当起了村干部。

  对于参与“生态修复”项目的质疑,冯广涛予以否认,随即挂断电话;殷都区水利局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听闻后,也当即挂断电话。

尚未完成的“修复”

  自“生态修复”项目动工后,张金河一家和附近村民常常出没于河道间,试图阻止施工。

  殷都区都里镇政府于2020年12月对张金河的漂流项目以及在河道内的建筑物进行了拆除,原因是“未经漳河上游管理局同意”。

  漳河破堰闸附近河段施工前后对比。受访者供图

  张金河经营的漂流项目距河南安阳漳河峡谷国家湿地公园约六七公里。漳河峡谷国家湿地公园总面积646.38公顷,全长18公里,湿地率为35.48%,是“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的重要中部通道,园内有黑鹳、金雕等多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办法》明确,除国家另有规定外,国家湿地公园内禁止挖沙、采矿等行为。

  在湿地公园内的张各台附近,记者发现了一处深约一两米、长达十几米的砂坑,坑内挖掘印记明显。附近村民说,这处砂坑大约出现在今年春天。

  7月14日,记者就此拨打园区管理服务电话,工作人员表示,他并不知道公园内有砂石坑,可能此前施工遗留。被问及是否有人在园内偷挖河砂时,对方称“我们是国家级湿地公园,不会让他们挖的;园内每天都有人巡护,巡护员未报告过这一情况”。

  漳河峡谷国家湿地公园内的大坑。人民网 黄钰摄

  国家湿地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湿地保护协会常务理事袁兴中表示,对河流进行生态修复的前提是河流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水质恶化、水生态系统受损、河岸受到人为破坏、河流生物多样性衰退以及河流生态服务功能降低等。

  在袁兴中看来,对河道如此深挖,不仅破坏了河流底栖系统,也破坏了河床之下的潜流层。他认为,目前国内河流修复尚处于由消黑除臭的治污阶段向生态系统修复转变的过程,对于河流生物多样性提升及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全面优化,亟需科学指导及技术支撑。

  根据安阳市殷都区水利局和恒禹公司所签的合同书,该项目施工工期为2020年10月20日至2021年6月20日。

  前述漳河上游管理局水政处郭姓处长7月21日证实,目前,该生态修复项目还剩5%左右的尾工,尚未组织整体验收。

  记者6月底的实地探访中,在近5公里的“生态修复”河道里,各个大坑之间,偶尔能看见一滩碧绿河水,河底砂石遍布。“那才叫原生态,也是漳河原本该有的样子。”望着面目全非的河道,村民们说得最多是“原生态”。

  (文中李文刚、林丽芳为化名)

  

[责任编辑:BJ01]

关于我们|网站概况|法律顾问|服务条款|广告服务|供稿服务|合作伙伴|网站声明|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自觉抵制互联网重点领域虚假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旅商新闻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旅商新闻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50296号